​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寫思.寫意 | 不服從

March 22, 2019

寫思.寫意

由Alexis主寫的每月專欄,她將生活中每日的見聞內化成獨到的見解,並撰寫成文與大家分享,話題時而有趣、時而嚴肅,又或許兩者都是,也可能都不是,不會拘泥於特定的表達方式。

「唯獨自己的想法,是自己真正擁有+掌握的東西。」

有興趣知道更多的,可追蹤她的 Instagram (@alex.is_imm).

 

我領悟到只要秉持著我的信念與價值觀,以及遵循我自己的道德羅盤,這樣一來,我就只需要符合自己的期望。

    - 蜜雪兒·歐巴馬 ( 美國前第一夫人 )

 

[ 英文原文在此 Click here for original article ]

 

你可曾覺得自己並不符合家人對你的期待?是否曾經感覺在家族當中,你是個失敗者?

 

我曾這樣感覺,現在亦是如此。

 

每逢中國農曆新年期間,常常便是家人一再又一再重申對你的期望之時刻。常見的問題總是這些:「你考試幾分啊?」、「現在大學念什麼科系?」、「現在一個月賺多少呀?」、「今年年終發幾個月呀?」「什麼時候要結婚?」、「什麼時候準備生小孩?」、「什麼時候再生第二個呀?」、「什麼時候準備買房子?」

 

我可以保守估計上述的問題,或者類似的版本,肯定大家都耳熟能詳。我們總被要求考高分、進入好大學、找到好工作,然後結婚、買房及育兒。如果有人沒有按照這些常軌前進,別人便將你視為悖離常道、忤逆、自私、目中無人或單純覺得你就是不好。我可以大膽地說,很多亞洲的同志們,常常因為無法跟他們深愛的另一方結婚,而被貼上以上所提及的標籤。舉我為例,身旁的人便常常這樣指責我,儘管很多時候是在我背後說我壞話。

 

坦白說,我沒有要責備誰。基於社會期待的定義,我算是一個失敗者。雖然我的確考高分,也進了好大學,但我並沒有所謂的好工作好事業也沒結婚,更沒有買房也沒有小孩。我的名下並無任何值錢的資產。只要我還沒結婚,就還是不算成熟。只要我還沒有老公,我就是不完整的個體。只要我沒有高薪的工作,我就是啃老族(寄生蟲)。只要我還沒有買房,我就是貧窮的人。只要我還沒組成自己的家庭,我就是家族的負擔。

 

 

只要我在待業中,所有我曾經做過的、學習過的技能和經驗都儘是沒有意義的。就算我結交到很棒的朋友或是我有機會認識很優秀的人,只要我還沒有結婚,這些也不算什麼。即便我並不像許多同齡的朋友罹患高血壓、高膽固醇、高尿酸等常見慢性疾病,就算我看起來比同齡的朋友更年輕更有活力,即使我正在做我熱愛的事情,完全零負債,都不是其他人所關注的。在他們眼中,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

 

在這只有財務和婚姻狀況才是唯一指標的社會,對於成功的衡量標準無庸置疑是以你擁有什麼,而非你已有什麼成就定論。只要你是高薪的職位,就沒有人在乎你是否討厭你的工作。只要你已有配偶,就沒有人在意你是否不滿意現在的婚姻生活。只要外人看到你有一份令人稱羨的好工作以及看似幸福美滿的婚姻,就不會有人去探究你是否其實過得很悲慘痛苦。每個人都理所當然要去遵守這些社會的期待。

 

其實真的很難不受社會對我的觀點影響。在父母為我做那麼多扶養我長大後,我卻還不能給他們好生活,深感自己讓他們失望。在我無法成立自己的家庭時,很難不覺得自己在忤逆他們。很難不去想似乎不往職涯高處進展就是辜負了自己的學歷。有那麼多期望我都沒有達到時,很難不對自己感到失望。每每想到自己沒有配偶和自己的家庭時,不免感到失落。看到同儕們在職涯上飛黃騰達,不免覺得自己毫無是處。在我投入在我熱愛卻沒有什麼賺頭的事情時,很難不去思考我這樣做是不是在浪費時間和精力。說真的,在種種的社會標準下,很難不去想到自己並不受重視,甚至別人覺得我並無關緊要。

 

老實說,這些複雜的感覺很難調和放下。在很多的時候,我都覺得這些情緒在啃食著我。過去這幾年,我試著學習不讓這些情緒對我造成太大壓力。而且我知道並不是只有我在承受這些。我必須相信我的人生是由我自己主宰,我的人生是我自己活出來的,而不是由別人決定我要走的路。

 

我們的人生只有一次。我們只有一次機會可以讓自己的人生活得精彩過得有價值。我無法改變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就如同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控制的一樣。沒有必要再去思考「如果...,我會不會...」或「要是...,我會不會...」的假設問題。我所能做的就是確保我不會讓自己失望。我不可能取悅所有人,我只能盡力讓自己開心,其實這樣就足夠了。這就是我可以做的,而且我一定會這樣做的。

 

 

 

 

(翻譯: Joy; 編輯: Andrew) (Photo from Alexis;Column graphic: modified from www.pngtree.com)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