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Nov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Word Bytes | 安魂曲

February 20, 2019

 

WORD BYTES

Word Bytes 為每月一刊奇幻文學專欄。故事多圍繞 LGBT 酷兒族群,但不是唯一的要點。除了描寫 LGBT 議題相關故事外,我也希望能在故事背景中帶入一點現實的成分在內,讓更多人看到我們的故事。

 

推特: Allusir (@ZTAllusir)

 

You can read the original story in English here.

 

 

 

 

甚弱緩板慢

 

琴弓在弦上輕柔地滑動,漸漸譜出小調。我的雙臂隨著優雅的旋律舞動,不斷變換角度。琴弓不斷在弦上來回滑動,這段安魂曲天籟,從第一個音符起便深深緊扣我的心弦。

 

中弱

 

我慢慢地在琴弦上加重力道,使曲調的音量逐漸加大。在這空蕩蕩的迴廊中,琴聲繚繞迴盪其中。這優雅的回聲劃破寂靜,在這空間中餘韻不斷。

 

漸弱

 

音量逐漸轉小,在我輕輕收起琴弓時,在弓的頂端僅有幾個微弱的顫抖音在我周圍吟誦。就在延音削弱之時,無聲的渴望好似充斥著周圍。這首安魂曲一直都是我最喜愛的樂曲。今晚,此曲將成為我的曠世奇作。

 

較快板快

 

拋去傳統的演奏框架,我對琴弦注入狂野的極強音色。我用盡全身的力氣與小提琴合而為一,給予這木質樂器一股嶄新的生命力。

 

漸弱後忽加強

 

音調突然下沉,回到此曲最初的輕柔音符,但仍不失其原本的速度。第十六個音符爆發式地譜出,在這節拍上驟然增大分貝。在這被遺棄的迴廊中,音符突破重圍。

 

不相連貫的和弦

 

琴弓在琴弦上猛速來回,連續地演奏出附點四分音符。我的手指也不斷在小提琴上扯出八分音符,平衡這段譜曲。空氣中好似充滿著音符間的較勁。

 

漸強

 

在這段旋律中,我不斷加入顫音,在這舞台上加入不和諧音的元素。將撫慰亡靈的讚歌與現實世界碰撞在一起。D 和聲小調旋律強力的充斥著整個房間。

 

甚慢板

 

最後一個節拍逐漸轉為自然小音階漸漸陰沉下來,略帶輕柔的尾音。琴弓上揚劃出最後一個音符,在我雙臂舉過我的頭上時,樂曲終了。

 

啪、啪、啪。

 

三個厚實的掌聲從空蕩蕩迴廊中穿過舞台另一端。我發現台下有一個意外的訪客,眼神充滿空洞。

 

我聽見了一個聲音說著「我在這裡」。

 

我轉過身去,看到一名男子坐在第一排觀眾席上。這名男子黑檀色的雙眼可與漆黑的聽眾席比擬,僅能從舞台的微光略見其影。他身著深灰色的背心,內裡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

 

「不好意思,這個聽眾席已關閉,沒有辦法讓你排演。如果你想要跟舞台經理聯絡,我很樂意提供您他的電話號碼。」

 

男子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每隔一個心跳聲,愈覺其寒顫。

 

「我是為你而來的。」男子說道。

 

他的聲音穿透我,將我重重擊倒。這是我的最後時日了。

 

「你是誰?」我哽咽著,微弱的聲音在空氣中幻化成耳語。

 

光線漸漸黯淡,男子的聲音消失在黑暗中。一隻手溫柔地輕觸我的肩膀,微光在我耳後漸漸輕舞著。

 

「你是否感到害怕?」

 

我轉過身去,雙眼回眸注視著我的深黑色眼球。

 

「是的。」

 

「不過,你還是面對我了。」

 

「繼續躲藏對我還有好處嗎?」

 

他英俊的面容顯露一抹黯淡的笑靨。他示意著我們身旁的舞台。我努力避開他的眼神,我看到了一個緊緊攫著小提琴,身穿燕尾服一個殘破不堪的身軀。我發現自己已逝去。

 

「所以你是死神?」

 

他點頭示意著。

 

「我能知道我是怎麼離去的嗎?」

 

「你被下毒了。」

 

這一切並非我所能預料。我的內心燃起一股衝動,想要問起置我於死地的兇手,但似乎已無濟於事。兇手是誰已不再至關重要。死神已站在我身旁,他迷人的外表將我的眼神從我敗壞的身軀向他吸引過去。

 

「沒想到,你的外表比我想像中得好很多。」

 

「多數人都恐懼地看向他處。」

 

「所以,現在是不是我應該要大叫大鬧,然後你把我拖走的時刻?」

 

「你想要的話。」他輕蔑地笑著。「通常能坦然面對死亡的人,這個過程會溫柔許多。」

 

他的手臂悄然繞過我的腰際,漸漸將我向他拉近。他輕輕地將我的下巴抬起,輕吻了我的雙唇。黑暗漸漸吞噬了我,但我現在只想著一件事情。短短的二十二歲人生,我卻未曾有過初吻。

 

或許來生沒有想像中的糟糕。

 

 

 

 

~ 終 ~

 

 

 

 

( 翻譯:Andrew W.; 編輯: Chi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