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Word Bytes | 一面之緣

October 15, 2018

 

WORD BYTES

每月一刊奇幻文學作品,筆者 Allusir 熱愛龍與獨角獸,不論是絢麗的仙境、書籍及電玩遊戲,只要有這些奇妙雄偉的神獸出沒之處,絕對少不了 Allusir 的蹤跡。

 

推特: Allusir (@ZTAllusir)

閱讀Allusir 的其他作品: Wattpad - Allusir

 

You can read the original story in English here.

 

 

 

~ 萬聖之夜  ~

 

舞池中,晚禮服與各色筆挺西裝爭奇鬥豔。這一整夜,在這場面具舞會中,哥布靈、女巫、弄臣與龍的面具琳琅滿目,賓客們各自跳著華爾滋舞步。在茫茫的優雅異獸群中,我遇見了他。從舞廳的另一端,他朝向我走來,一襲貼身的白西裝襯托出他的身軀。白手套與白鞋搭配著一副沒有表情的白面具,僅有露出他的雙唇及下巴。

我們的對話並沒有特別的主題,不過充滿著歡笑。我的雙耳沐浴著他的聲音,享受著每一字每一句。他的雙眸注視著我,眼神未曾飄移,好似我是他夢寐以求的寶藏般。絕美動聽的小提琴樂符穿梭在空氣中,漸漸譜出柔和的節拍。

 

第一拍,羞澀地點著頭應允,雙腳循聲起舞。第二拍,週遭事物好似迷失在今晚的韻律中。第三拍,彷彿我們漂浮於大理石板之上。在他引領著我穿梭在不同空間時,他炯炯有神的銀色雙眼就像可看透我一般。而在我們徜徉於繚繞四方的音符海之際,他的雙唇溫柔地吻著我。
 

女主人在陽台上向各位來訪的賓客致謝,她的聲音劃破了這一切意境。大鐘聲聲作響,喚著夜半的到來。我轉過身去想繼續與我的初戀共度片刻,然而卻只剩我自己,在這萬聖夜饗宴人海中形單影隻。

 

 

~ 萬聖節之日 ~

 

「先生,需要我幫您什麼嗎?」管家肅穆著臉問道。秋霜牢牢攀著這金碧熒煌的豪宅,試圖躲避晨曦的追擊。這片莊園在和煦的陽光之下,別有一番風貌。管家輕輕發出咳嗽聲,等待著我回應。「昨晚我在這裡遇見一個人,但在舞會結束後,我們在人潮中分散了。他本想遞給我他的名片,但他卻忘了帶上。」我殷切希望管家相信我的說詞。昨晚的賓客各個大有來頭,生意上的交流是免不了的。

 

「好的,先生!我能否看一下您的請柬?」我點頭答應後,便遞上一張金色與橙色鑲邊寫著 2015 年的黑色卡片。「這邊請,先生。您還記得昨晚您跟誰對談嗎?」

 

此時的我面色尷尬。「怕是我昨晚紅酒喝太多了,一時無法想起他的名字來。我想,也許有人可認出他昨晚的裝扮?」

 

「我瞭解了。」回答時他抬起一邊眉頭。「賓客名單中並未註記衣著打扮,我恐怕幫不上您的忙了!」

 

「快別這麼說,菲力浦!」從富麗堂皇的樓梯另一端傳來了一名女子的聲音。夏綠蒂 ● 莫里斯女士拖著腳步朝向我們走來。「這位年輕人是我一位非常重要投資客的公子,我們當然可以幫幫他了。快!當個好好先生端杯茶來。」

 

「是的,夫人。」管家俐落地轉過身,遵從夫人吩咐的指示。

 

「謝謝您,莫里斯女士。」我微笑著說道。

 

她領著我走向長廊另一端的日光室,坐在淡藍色的椅子上。之後,我們簡短聊了幾句。老婦人問起了家慈,也想閒話家常打聽最近的八卦。


不久後,管家將荷蘭式的青瓷茶具端至莫里斯女士和我之間的玻璃桌上。倒茶時,紅茶的香氣四溢,瀰漫在空氣中。紅茶的滋味與香氣一般絕佳。


我把話題帶向前一晚的舞會,讚嘆賓客們絕妙的舞姿。女士問道我在尋找的人,而我很快地描述起他的衣著。聽完後,她瞪大了雙眼說道:「我很不希望這麼說,不過賓客之中並沒有任何人身穿一襲白衣出席舞會。你也還記得,在你們大家來訪時,我可是在門口一一接應,在你們離開時,我也是親自一一目送。」

 

這也難怪他會這麼快離場了。他大概是注意到舞會就快要結束了,且也怕會被逮個正著吧。想找到他恐怕也難上加難,這時的我失望地嘆了一口氣。

 

「親愛的,別放棄希望。」莫里斯女士安慰道。「何不去南花園散散步,鳶尾花正合時節呢,你應該摘一朵回去。」她可不會輕易讓人說不,我向她打聲招呼後,便朝向南花園走去。

 

到達花園時,眼前有一尊雙手大開的女性雕像。我開始閱讀雕像下方的銘文。

 

喔!聖女麗塔,萬眾守護聖者,如此謙遜,如此堅忍且真摯純潔。

懇求您能憐憫我,替我在聖上面前說情,使其達成眾人所不能。

您是所有無助者之強健基石,願您也為我祈禱,代我在聖上面前懇求憐憫。

 

「我想,你應該幫不了我吧?」我喃喃問起雕像。當然,雕像沉默不語。多願可像與萬眾聖上拜求奇蹟發生一般容易。然則今日為萬聖之日,也許她也想歇會兒。

 

秋色已悄然點綴這座花園,我四處隨意散步,並無特定方向。我嘗試讓自己找點樂子,辨認花園中的各式植物,但少了花兒們,這項挑戰變得相當艱鉅。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冷冽的空氣在陽光之下漸漸溫暖了起來。深紫色的花苞在橙色與褐色的背景之中顯露出來,深綠色的葉子襯托出鳶尾花艷麗的花瓣。春日花蕊在溫暖的色調中,顯得格外神秘。


雖然仍有一些失落感,但在花園中散步讓我心情好了些。我輕輕摘下其中一朵花,便準備啟程回家。我突然意識到,因我一直沒有注意行走的方向,現在在花園中已迷失方向。我其實大可使用手機為我導航一下,但我選擇繼續晃蕩。

 

灌木叢中,我發現一座孤寂的墓碑,枯葉散落在此。我讀了一下墓上的碑文。

 

蘭登●史考特●莫里斯

(1990年11月1日 — 2015年8月17日)

 

僅比我稍長一歲,卻已不再,且也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我稍微將枯葉除去,並將我稍早摘下的花朵放在墓碑底下致意。

 

「鳶尾花一直是我最喜歡的花朵。」一個我永遠不會忘記的聲音傳了過來。這就是昨晚與我一同歡笑的那個聲音!我的心跳逐漸加速,轉過身之後,我凝視著他的銀色雙眼。無面具之下,他的臉龐無瑕的肌膚延展至他橡實果色的頭髮。

 

「我以為不會再見到你了!」我又經又喜地說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並沒有穿著昨晚那襲裝扮,只穿了件深色牛仔褲和黑色襯衫。難道他偷偷跑回來找我?

 

「我也很高興再見到你!」他一抹帶著悲傷的笑靨刺痛著我的心。他眼神中閃爍的光芒已褪去。他往前一步,緊緊抱住我。

 

「發生什麼事了?」我呢喃說著,並將雙手環抱住他。然而我卻發現,自己只抱向空氣。他抱住我的溫暖也隨之消逝,我睜開雙眼時,他又再次離去。葉子的窸窣聲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轉頭一看發現他站在我堆起的枯葉小丘上。

 

他沉默片刻,雙腳踢著地上的枯葉。我們兩人的視線有時對上,但他很快地將眼神移向他處。「這是我最後一次可以見到你的時候。」頓時我覺得希望完全瓦解。

「你是誰?」我好希望他說的不是真的。希冀只是萬聖節擾亂我的想像。

 

「我的名字...」他突然停頓了一下「叫做蘭登●莫里斯。」他就像被擊潰般,低下了頭,默默地滴下了眼淚。

 

我無法自拔的跑向了他,在我撞上他後,我們兩人撲倒在地。我不僅僅只是感受到空氣,我用盡全身力氣緊緊抱住他,期望他不會又消失了。一開始他的身體像石頭一樣僵硬,漸漸地他開始放鬆,並將手放在我的頭上。

 

「通常,一般人都會想跑離鬼魂。」他笑著說道。他的重量似乎有些改變,我又開始緊緊抓住。「好了好了,輕點!我不會再跑掉了,你想殺了我嗎?」

 

「更多的玩笑嗎?」我始終不願鬆手。

 

「我記得昨晚跟你說過,」他繼續說著。「我不隨便說笑的,這些都只是分析普世價值的說詞罷了。」他笑了一聲,雙脣靠著我的頭髮。

 

我們的對話並沒有特別的主題,不過充滿著歡笑。我們躺在草地上,直到陽光漸漸消失在一片灰雲之中。突然一陣滂沱大雨,他帶著我到一個涼亭下避雨。

 

「你不需要哭泣。」他說道。他的拇指輕輕滑過我的眼睛下方。「天空正為我倆留下更多眼淚。」他那一抹微笑溫暖著我。

 

「你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彼此,之後你會怎麼樣呢?」我凝視著他的雙眼。

 

「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參加我姑婆的萬聖派對,這是我第一次不是跟任何重要生意夥伴的女兒共舞,第一次不是跟我爸決定的人選共度一夜。」想起前一晚,他的眼神再度閃爍。「只能說是奇蹟出現,讓我可以有這個機會。這簡直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一切。」

 

「如果你現在在這裡,為什麼不能留下?我情願你這輩子在我身邊出沒。」他的手掌如此溫暖,感覺不到一絲絲死亡的氣息,多願能永遠握住這雙手。

 

「就在昨日半夜,我最後的心願已經達成。其實,我應該放下到下一個階段了。夜半鐘聲響起時,一切都變得黑暗。就在此刻,一名圍繞著光明的女子出現,她允諾我另一個心願,就是和你再共度一天的時光。」

 

大雨點點滴滴落在屋頂上,我們談論起前一晚的舞會,昨晚大家的裝扮,也談論到女主人。除了這位姑婆,其餘家族成員他都不願提起。我們說起了兒時的願望,也互相分享彼此最喜愛的事物。雲霧逐漸散去,天空漸漸清澈,點點繁星照亮黑色的天空。

 

我告訴他我的夢想,我希望能在新英格蘭的小鎮開一間自己的茶館。我想要住在茶館樓上,然後認識鎮上所有的人,只需要一台腳踏車就能到處走走。然而,時光飛逝,在我們言談之中,光線漸漸暗去。

 

「我不會忘記今天的!」我繼續說著。「我不會讓悲傷渲染我們今日在一起的時光。」在他靠向我時,收穫月光照亮他的臉。

 

「我相信你會達成你的夢想的!」他在我耳邊細細說著。我們互相吻了對方,雙唇如此冰冷,卻又如此輕盈。我們緊緊將對方抱在懷裡,緊緊抓住不願鬆手。他的意象逐漸褪去,最後只剩我孤獨一人。

 

「但有一個夢想,怕是永遠無法達成了。」

 

 

 ~ 兩年後 ~

 

大家的裝扮不像我兩年前參加的那場舞會那樣優雅,而在我這邊茶館的一個小派對,其實也是相當熱鬧。哥布靈、女巫、弄臣與龍一起玩著卡牌遊戲,並互相逗弄彼此。有些人甚至找到地方開始跳起舞來。我在櫃台後方享受著這個派對的氛圍。

 

掛在 門上的鈴響起,一名蓋著穿有眼睛洞孔白色床單的男子走進店裡。他點了一杯紅茶後,便坐在靠近舞池旁的一張桌前。我將茶端向他的桌前時,他起身問道我是否可歇會跟他跳支舞。

 

我禮貌地回絕,便回到我的工作檯去。他溫暖的雙手握住了我,將我拉近,並在我耳邊耳語:

「沒有夢想是永遠無法達成的。」

 

 

~ 終 ~

 

  (Illustration: Pei-Ling Chiu) 

 

 

喜歡 Pei-Ling 的創作嗎? 那就追隨跟蹤 Pei-Ling 的 IG (Pei@pei_groovyart) 吧!


 

 

( 翻譯:Andrew ; 編輯: Alexis )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