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Guy #104 – Best pity sex ever. | 104號男- 最棒的同情砲

April 20, 2017

Disclaimer: This article may contain content that some users might find objectionable and is intended for a mature person. This article does not necessarily represent the views of Queerious team members. Queerious also supports safe sex; wearing a condom doesn't diminish the fun.

注意:本文含成人内容,且可能會引起您的不安或反感。這篇文章並不代表著酷兒思台灣團隊的觀點、酷兒思支持安全性行為,戴套不減愉悅。

About 168guys.com

168guys.com shows us what happens to human interaction when sex becomes a commodity. It’s the autobiographical story of sexual exploration and acceptation, funny, relatable and at times even touching. Whether you’re gay or straight, man or woman, we all know the struggle of finding and maintaining true intimacy. No matter how shallow a sexual encounter may appear, 168guys.com will show you that, for better or worse, sex is never meaningless.


關於168guys.com
168guys.com告訴我們當性唾手可得時,人類互動會發生什麼改變。這是關於探索和接納的自傳性故事─詼諧、易感同身受,有時甚至動人。無論你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性別認同為何,我們都能理解尋找並維護親密關係的掙扎。不論一場魚水之歡看起來有多膚淺,168guys.com會讓你了解:無論如何,性不會毫無意義。

Guy #104 – Best pity sex ever. 104號男 - 最棒的同情砲

 

To read this story in English, please click here.

 

 

 

文字對話的性愛

 

用簡訊或文字調情聊色這檔事,就如同聞著自己的手指亦或在腦海中想像如何謀殺自己惱人的鄰居一般稀鬆平常,但我們卻鮮少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在這片小天地中,每個人常是整晚性慾高漲,大肆的噴灑著白色的情慾種子,胯下蜇伏的野獸硬挺了整晚直至黎明。

實際上,與網友在網路用文字聊色,鮮少伴隨著實際的見面約會,或許是人們心中都知道這有點蠢,如果對於文字對話的內容真實性抱有太高的期待幻想,換來的多半是失望與幻滅。

 

在這檔事中,104號男是我最難忘的一個例外。

 

我們兩個在某個交友網站認識,對話內容轉眼間就像色情片的劇本那樣如火如荼的發展。有別於大部分的網友,鹹溼的文字交流並滿足不了他,104號似乎非常熱衷於見面,於是我們約好了某天在他家見面。

 

可惜,104號後來卻說他得了感冒。「我感冒了」這句話通常只是個委婉地拒絕方式,大抵是接近「恩,我想了一下,你還是先不要來好了。」不過有趣的是104號堅持我們下週要見面,不幸的,過了一週後他的感冒依舊未痊癒。

 

文字聊色這件事本身跟做愛差不多,不太可能一直持續下去。最後,我與104號開始談論一些無關情慾的事,例如104號的感冒顯然不合常理的持續過久。

 

當104號男透露了更多感冒病徵,突然間,我的腦海中閃過了一種想法,或許他感染了HIV?但我並不想因為我的胡亂臆測而影響他的心情,最後還是選擇靜默。

 

一個星期又過了,感冒依舊。104號告訴我他看了醫生,醫生猜測HIV可能是導致他久病不癒的主因;檢驗後噩耗傳出,104號告訴我檢測報告是陽性反應。

 

無須多言,104號男非常的震驚,心情跌落谷底。就像許多的男同志一樣,他最近的一次性愛並沒有戴上保險套,緊接而來的殘酷事實就是,他成為了愛滋病統計數據當中的一員。

 

「呼,好棒,我要把套子套上我的屌囉」如此一般的文字對話,一點都不淫蕩色情。所以在我與104號男聊色的文字當中,我們以激情的無套性愛─AIDS主要傳播的途徑貫穿我們整串的文字對話。如今,104號男知道他再也無法真正地與任何人擁有不戴保險套的激情性愛了。

 

最後,煽情鹹溼的文字傳情成了104號治療自己的方式,他的世界已經黯淡無光混亂不已,向遠在網路一端的網友吐露心聲成了他唯一宣洩的出口。

 

或許最大的問題出在104號覺得自己喪失了魅力,畢竟感染HIV並不是一件什麼值得慶祝的事情,而且得到HIV等同昭告天下你做愛不戴套。因此,他甚至無法接受那些依然喜歡他的人。我告訴104號,在我們下次的約會中,我會鼓勵他,讓他知道即使他身為HIV患者,我對他的熱情依然不減。

 

在他症狀不明顯的時候,我們有時候會約會,談論著他必須調整自己的心態與HIV共存。他視我為生命中的浮木,從其實並不是死刑的病中得到些許的安慰。

 

我在約會中向對方提供心理治療並不是第一次,但我從來沒有像為104號提供的那樣多。說實在,我也滿享受能夠為他帶來一些安慰。

 

最後,我們還是超越了以文字聊色,在與他的性愛中,我感受到他明顯的鬆了一口氣。這是他HIV確診後第一次的性行為,我想我很開心看到他享受這場性愛。對我來說,與他的性愛並不是最棒的,104號的照片明顯比他本人性感,而且除了HIV以外,我們並沒有太多共同話題。或許是因為我在我們兩人的關係中扮演著一個諮商師的角色,導致於我們兩個之間的連結並不多。當然,他使我覺得我是一名很棒的諮商師,我與他的這場溫存,是我最棒的一次同情砲。

 

我們兩個大概見了三、四次面,104號是那種我只要一在skype上線,他會馬上密我說哈囉的類型,但其實在不涉及性愛時,我並不是一個非常擅長社交的人。我敢說在他心目中我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我很開心幫助了他,但完全沒有要永遠提供協助的意思,越好的諮商師,就是要讓病患越快脫離諮商師的協助。再者,我對於人們總是在skype上跟我說哈囉這件事情開始感到惱怒不耐煩了。

 

已讀不回或忽略他的訊息的確帶給我一些罪惡感,對於拒絕別人這點我總是很笨拙,其實讓他知道我很樂意幫助他原本是種美意,但我已經盡我一切所能地協助他了,所以我最後選擇了沉默,一段時間後,我與他的skype對話框也跟著沈默。

 

一陣子後,我對於已讀不回他這件事終於能釋懷了,我知道,104號最終會了解到,無論是哪種理由讓我從他生命中消失,HIV絕對不會是其中之一,雖然他被我拋棄了,但這應該足夠讓他感到安慰。

 

我想,他現在已經在開心地繼續更多文字性愛。

總結:

維持長度:四個月

形式:性愛文字傳情到HIV陪伴治療

性愛愉悅指數(0分= 佛洛伊德說的和母親相關的那檔事 <-> 10分=史上最棒的性愛):7.8


(Translation: Wei Chen; Editing: Lian Tsai)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