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指節上的刺青 ─ 出櫃故事

March 21, 2017

(To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click here)

我在台北一間咖啡廳裡忙著趕工,就是那種遍佈這城市各個角落、舒適、自在的本地咖啡廳,在身處這城在不算短的日子裏,幾乎可以每隔幾天就換到不同的咖啡廳坐坐。在我附近坐著幾對情侶,喝著拿鐵聊天;彼此間眼神飄移,帶著一點緊張的微笑,指尖在馬克杯握柄猶豫地跳動。他們彼此間的火花比跨年煙火還要亮,但彼此卻都不敢踏出那一步,深怕壞了這逐漸萌芽的微妙關係。他們之間的互動,讓我回想起在我老家愛達華州波夕市,在我最喜歡的咖啡廳裡,第一次、最後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約會」。那一個小時簡直是春宵一刻,因為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與一位女子約會。

 

直至那時,我對出櫃的感受還是相當抽象。我一直深知,我喜歡的是女人,比起男人,我就是更喜歡女人。我曾暗暗地追求一位年輕女子,是一個已完全公開自己拉拉身份、毫不掩飾的女孩。但我只有在線上跟她聊過,素昧平生,且這種情愫在我還沒意會到時已草草結束。當時的我對「同志」這個詞的感受還算粗淺,並不是很能產生共鳴。當時我認為自己是一名婆,但這定位在我後來的同志道路上逐漸變得流動及不那麼要緊,慢慢我才找到自己在酷兒文化中的定位。但我在自己的城鎮上並沒有認識其他拉拉,並不曉得該從哪裡開始。我想到最快的方法,雖然讓我覺得有點忐忑不安,但覺得還是放手一搏,在美國最常用的分類廣告網站 Craigslist 上嘗試。沒錯,不管你怎麼想,我的確曾上過這個網站試試水溫。

 

我在拉拉找伴的區塊中發現很多怪咖,很多人都會貼一些很假惺惺的歌詞,感覺可以替換成任何一個人的名字,很多都是年紀跟我差不多或者比我小一點點的女生,有些時候他們的文法糟到讓我有點抓狂。其中最令人髮指的一篇,內容描述她如何偷吃,到處約炮等等的,但是文章最後又提到她經過這一切後,覺得愛在生命中是無比重要。看到偷吃的這個部分,我已經在心裡大大打上一個叉,但在心中,她寫的字句,卻還是久久無法散去。

 

後來我決定,何不嘗試看看。我始終深信,人都是會改變的,應該獲得多一次的機會。

 

 

於是,我鼓起勇氣聯絡她。我寫了一封電子郵件給她,內容也就簡單提及一些基本的自我介紹,姓名、年齡、職業等等。之後,我們就開始頻繁聯繫。最後,經過幾次聯繫及建立起興奮感之餘,我們決定喝杯咖啡約個會。我們相約晚上七點在 Flying M 這間咖啡廳碰面。

 

 

我猶記當時緊張的情緒,眼神不斷飄向時鐘確認那時候是下午 5:25 ,那時我很快地下令要幼稚園小朋友趕緊收拾教室。孩子們的眼神充滿狐疑,但由於我只管狂亂地將娃娃塞進盒子裡,沒細想當中因由…… 直到幾分鐘後,我抬頭再看一次時鐘,才赫然發現在我混亂的思緒中,竟然把長針跟短針看反,真蠢。

 

 

在約會前慌亂的一個小時,我覺得鞋子爛透了,決定跑去 Urban Outfitters 買一雙新鞋(比平常揮霍了不少),我在學生會的洗手間裡補妝,到達咖啡廳時心裡七上八下非常坐立難安。我穿著一件黑色夾克,留著一頭金色直髮,搭配束腰外衣及一條牛仔褲。我的裝扮就像一個典型的異性戀女生,我只想讓自己看起來漂亮,同時符合自己心中對婆的定義。我當時心裡想著:「別人看得出來我是拉拉嗎?人們都是怎麼看待我們這樣的人?如果我們坐在一起,他們會不會用唾棄的眼神瞧著我們?」(我以前很常這樣,到了現在我已把這想法推進腦海的深處,成為一個不自覺的聲音)噢,不過 Flying M 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波夕市中對同志及另類文化最友善的地方,在這裡應該不用擔心會被人指指點點。

 

 

等待見她的時刻實在讓我緊張萬分!

 

 

我看過她一些相片,她把自己歸類為「鮮妞 (stemme)」拉拉,但我尷尬地問那是什麼意思,後來她耐心解釋道她把「stud (種馬/小鮮肉等等~~)」及「femme (女性特質)」兩個字合在一起創新詞「stemme」,前者代表她的外表,而後者者代表她的個性。我當時整個緊張到吃不下東西,突然間我看到一輛車開過,車上有位嬌小的女子戴著無邊帽,穿著毛衣背心,當時我情緒澎湃,腦海中不斷浮現「天啊!不會吧?難道就是她?」感覺就好像看到大明星的女粉絲般,我試著用手掌捂住臉,似乎讓自己可以看起來沒有那麼興奮,掩飾自己臉紅的樣子,但是沒有任何效果。等待的時間真的很難熬,每分每秒都過得好沉重,但望向窗邊或門邊都沒有看見她的蹤影。

 

 

我傳簡訊問她,「你在哪裡?」

 

 

「我在車上啊,已經停好車了」

 

 

「那妳為什麼不進來?」

 

 

「因為很緊張」

 

 

靠.

 

 

於是我選擇了一個方法來處理我極度緊張及害羞的情緒—無禮地奚落別人。

「現在快點進來,不然我就把你拖進來!」

 

 

沒有任何回應。一分鐘過後,我決定起身走出去找她,我當下真的有想把她拖進來的衝動。

 

 

後來她走進來了,她看到我,然後坐在我面前。

 

 

她看著我的時候,我整個心花怒放一直格格地笑。以前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生這樣盯著我看過,從來沒有…… 是那種對方認為你有吸引力的眼神,還剛好置身在一種親密的氛圍中。她的牛津襯衫蓋不住那運動員的體魄,那雙金褐色的雙眼,直直凝視著我的雙眼—我  的  雙  眼。

 

 

我極度害羞的時候還會做另外一件事情,我會變得非常沈默。我努力找話題跟她聊天,想盡辦法讓自己變得很酷,但我就是沒辦法。我整個人一團糟,她開始逗弄我的臉紅和寡言。而我無法不去想,哇喔!眼前這是一個女人,我只短短和她相處一分鐘,她就讓我感受到以前別的男人未曾讓我有過的感覺!

 

 

最後我慢慢變得比較不緊張,開始能說一些話。在緊張的心情和她的魅力所影響下,我記得我輕撫著她的手臂,摸著她的刺青並問起這個刺青的故事。她露出指節上的字「bitchass」。她跟我完全是個截然不同的人,跟我以前的對象都完全不一樣。我以前交往,玩玩或者約會的對象,通通都是典型的斯文男。她帶來一種全新的感受,非常刺激,單是一個晚上實無法一口氣吞下。

 

 

我自己的指節卻只能努力地不要發白;而我的唇難忍她的唇,渴望著與她相吻。

 

 

她必須早點離開,我隨著她走去她停車的地方。她給了我一個擁抱,我想我也許抱得太久或太緊,我真的不知道。她對我微微露出蛇般細笑,對我說:「來吧!」

 

 

我照著指示做,我親了她。那個吻讓我墜入仙境!

 

我離開之後,感覺有萬丈光芒湧入頭裡,生理層面上像是被重擊一般,後來我回到家中,腦海依然想著那個吻,腦內啡充斥我腦袋的每個角落。我到家了~ 超 開 心 (超 gay,gay 在英文中有同志及開心兩個意思)。

 

超開心 (超 gay),也終於可以─真正的做自己。


(翻譯:Andrew Wang, Nicky Kw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