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About

Queerious Taiwan is an ongoing bilingual project that aims to celebrate diversity and bridge gaps between English-speaking and Chinese-speaking members of the LGBT community in Taiwan. 


酷兒思台灣是個正如火如荼進行中的雙語計畫,旨在慶祝多樣性,與橋接台灣LGBT社群中使用英語和中文成員的距離。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November 25, 2019

Please reload

© 2017 by Queerious Taiwan 酷兒思台灣

紅色小藥丸の甦醒

May 5, 2017 | Alexis

Read this story in English here: The Red Pill of Awakening

嚴格來說,這並不能歸類為「出櫃故事」,它比較像「性向覺醒故事」。我沒經歷所謂造成人生重大巨變的「恍然大悟」,反之,我經歷了一個緩慢而漸進的旅程,全因我在多個生命中的十字路口做了某些抉擇。

在我開始分享我最赤裸最內心的故事前,我先做個自我介紹,方便你們理解我的背景狀況。我出生在馬來西亞,生長在4個不同的小城鎮;我在新加坡取得學士學位後,留在當地工作8年多,後來考取了日本政府獎學金到東京念碩士,於2011年來到台灣自費進修博士學位。

好,現在言歸正傳。

也許現在的年輕世代無法想象,我怎麼可能從未對自己的性向存疑?難道連在血氣方剛的青澀少年期也沒有懷疑嗎?對於這些問題,我必須承認當時的我是一個極度超脫和壓抑情欲的人。坦白說,我是到了33歲時才從這場「社會建構的性向昏迷」中甦醒。而諷刺的是,我早在多年前就觸動了他人的同志雷達(gaydar)。就像《駭客任務》(The Matrix)中的主角尼歐,面對選擇藍/紅藥丸的那一刻(在我的例子中,互聯網是我的莫菲斯),我選擇了紅色小藥丸,從此以後,我就一直生活在現實的「兔子洞」裡。當我終於有足夠的勇氣透過MSN Messenger向遠在澳洲的密友出櫃時,她竟然說:「天喔,你終於醒悟咯!你怎麼那麼後知後覺啊!?!」 我要在這裡提出三個原因替自己辯護。首先是我的家庭狀況和身邊環境;其次是我的年齡和生於的「世代」;最後是我最拿手的區隔分離 -- 我能把自己劃分成不同部分。

把生活中所有不幸的遭遇歸罪於原生家庭是陳腔濫調,但我們不能否認在奉行集體主義的中國文化中,原生家庭和家長對其子女的影響是不可小覷的:他們無時無刻都在塑造其子女以符合自己、家族和社會的期待,迫使子女做自己期望中的事情,以免在親戚朋友間失去面子。我爸媽對宗教並不熱衷,但我們卻非常傳統。從小我媽就不斷地提醒我們「要好好念書,成為一個有頭有臉的人,別讓人家瞧不起」。 就如同那個年代典型的嚴父,我爸是家裡的經濟支柱和教官。身為長女,我必須為弟妹樹立好榜樣; 在學校,我必須努力學習,取得好成績;在家中,我必須幫忙做家務。我的好勝心和自尊心驅使我把這些期待做到最好。然而,我從未得到一句「做得好!」或是「我們都以你為榮!」。我爸媽都只體現了‘愛之深, 責之切’中的後半段,這似乎是那一代父母的家教手法:「千萬別讚美子女,永遠都挑剔不足,不然子女會變得自大自滿」。在我家更不可能看到展示愛的身體語言,連簡單一個抱抱也不會出現。如果你嘗試擁抱10年前的我,我會躲得遠遠的或是身體會很僵硬、很不自在。我們家可以無所不談,但唯獨不會談論復雜的感情或情緒。我被塑造成一個理性、堅定和負責任的人,唯一選擇就是成為一位堅如磐石的典範孩子。我現在知道,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我。然而,經歷那麼多年的約束和調教,這些卻成了我的預設情緒模式。

 

對我來說,家庭永遠是「責任」的代名詞。因此,不難看出我為何會想在家庭以外的地方尋求肯定、接納和其他情感支柱。我在學校是個模範生。我知道什麼時候當個乖寶寶、什麼時候可以叛逆、可以越界多少而不被處罰。師長們都喜歡我,同學和其他學生也愛死我。從小,我在家和在校是兩個不同的人。對我父母和親戚來說,我是個乖女兒個體:達到了他們的對一個女兒的期待,也從未給他們增添任何課業/交友的麻煩。我與其他女孩不同,但是我良好的學業成績和課外活動成就,讓他們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地忽視這個小小的‘瑕疵’。對我的同學朋友來說,我是忠實的朋友,願意為他們做任何事情(除了跟錢有關的),甚至不惜利用老師們對我的寵愛為他們‘謀取福利’。不幸的,基於我爸的工作,我們搬了多次家。在高中前,我就住了3個不同縣市。我即交了也失去了很多朋友,搬家的次數多到讓我不再相信所謂‘永遠的好朋友’。即使如此,每當我抵達一個新的地方,我還是從不停止嘗試適應和尋求家人以外的人的肯定和接納。 這就是我成長時代的主題。

 

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那段日子就稍微復雜。在新加坡,我不止需要結交新朋友和融入當地,我也要適應從小鎮進入大都會的文化沖擊。那時候的我忙得很,除了必須調整生活步調、應付課業和課外活動,我還必須煩惱那高昂的學費和生活費,根本沒有時間和力氣去思考到底想和哪個性別發生關系。關關難過關關過,我最終還是順利地畢業了。從一個快被生活、課業壓垮的大學生,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雄心壯志的工作狂。很幸運的,我找到了一份我喜歡又能讓我大展拳腳的工作。簡而言之,工作帶來了無比的樂趣和挑戰,我和同事們也相處的很好。「家」這個字頓時被我置之腦後,我每年僅在過農曆新年時回家,畢竟我還需要保持我那‘乖女兒‘的形象。每次出席家族聚會時都會被親戚關心說:「怎麼還沒交到男朋友啊?」,而身經百戰的我也已經學會了一笑置之。我當時的生活既平凡又精彩,每天就環繞著工作、書籍、電腦遊戲、電視劇、運動和朋友。老實說,我很樂意拿未來的愛情/家庭生活交換一份可大展拳腳的職業以及大量的存款!所以在新加坡的那段時間,‘找尋另一半’這事在我的人生規劃中所佔的地位非常之低。

 

然後日本留學的契機出現了。在瘋狂的資訊行業工作了接近九年損耗著我,疲倦不堪的身心靈促使我毅然放棄工作,重新拿起書本回大學當學生。出發前,我就已決定到了日本要好好享受2年半的有薪假期,並順道拿個碩士學位回來。我不打算再浪費時間和精力去結交新朋友或試圖入鄉隨俗,我甚至不打算花太多精力在課業上或認真學日語。我已決定好好地利用學生獨享的空擋時間,竭盡所能閱讀所有我想閱讀的書籍,也要竭盡所能觀看美國/日本/香港/台灣的電視劇和電影。

 

寫到這,我想再次提醒大家,我生長在一個只有透過印刷品和電視才能得到資訊的年代。大學時期,我先是使用Mosaic網頁游覽器,然後是Netscape Navigator來游覽當時的互聯網。那是BBS、Gopher、FTP檔案和ICQ的年代,是當今互聯網雛形啟蒙階段。所有的信息都是以文字為主,因為以當時56k撥號調制解調器的速度而言,下載一個僅1Mbp的圖像就不知要等上多久才能完成的耗時工程。資訊並不像現在那樣的暢通無阻,尤其是在新加坡,其政府以維護家庭觀念和尊重傳統而徹底剔除、完全封殺任何非異性戀的人、事、物。雖然馬來西亞的憲法沒有明文規定,但其政府自封馬來西亞為回教國家,所以該國國內的恐同程度有多麼嚴重大家可想而知。因此,我人生的前33年就在兩個截然不同卻都是父權至上的傳統社會中度過,所以我從來都不知道除了異性戀以外,我還可以是什麼。

到了日本後,我發現到其互聯網除了網速超快之外,也發覺其網民可自由瀏覽任何網頁。和新加坡相比,日本沒有任何的網絡審查或監督機制。突然間,我不需要擔心我的線上行為被監控;突然間,我在虛擬網絡裡暢通無阻;突然間,我不需要交際應酬;突然間,我的休閑時間變多了許多。我終於鼓起勇氣來正視我生命的缺口,平順的思緒終於讓我可以好好深思、反思和反省我的人生。我終於在正視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的人生難題。

 

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典型的亞洲女生,我既不溫柔也不嬌小,也不會以家庭為優先。我不會想家,不會粘家,跟爸媽也不親,但卻是野心勃勃(現在收斂了許多)、固執己見(依然還是)、競爭心強(現在我會有選擇的)和固執(只要用對方法就不然)。你所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但你只會看到我允許你看到的部分。只有很少數的人曾見識過我瘋狂/感性的一面。要懂我並不難,但前提是,我允許你窺探我的全部,不然,你看到的不過是冰山的一角。我內向的個性往往限制了我社交和交新朋友的意願。你可以說我享受獨處,我也不缺打發時間的嗜好。我在自己的小空間、小宇宙裡很自在,我可以好幾天不與人接觸或交談。因此,我種種的怪癖、喜好厭惡和非典型的特質一直都讓我覺得自己只是個‘怪咖’和‘神經質’。我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可能是同志。盡管我熱愛閱讀,而且我閱讀的數量驚人,但我從未接觸過同性間相吸這回事。簡單而言,我從來都不知道有同性戀這回事!

 

當資訊的大閘門在日本缺堤後,我廢寢忘食地在互聯網上搜尋所有的資訊,從同志的歷史、同志起因、先天和後天的爭論、如何‘驅’同、同志的歧視和刑事化,到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如何看待同性戀等。與此同時,我迫切地想接觸任何有關同志的人或事,尤其是在亞洲的同志文化。我不想被告知說同性戀是種’西方疾病‘,或是亞洲沒有同志這回事。我唯一能找到的非異性戀的藝人只有香港的張國榮,但他已經的在幾年前不幸逝世了。在進行了廣泛閱讀後,我開始在網絡上找尋被歸類為’女同志‘的電視/電影。我渴望看到和我一樣的人,看看她們的言行舉止以及她們的日常生活。就如《拉字至上》(英語:The L Word)的片頭曲所唱的,我想看看「我們生活的方式:說著、笑著、愛著、呼吸著、吵著、做愛著、哭著、喝著、騎著、贏著、輸著、騙著、吻著、想著、夢著」。

 

控制慾超強的我,發現我以為曾認識的世界突然崩潰瓦解。我終於明白我無法控制他人對我的想/說法,但我可以控制自己如何去面對自己身為同志的事實。我學著讓自己更有自發性、表露更多的情緒,並更隨性地展現親切感。我一直都很仰慕電視劇中即堅強又有智慧的女主角們(《霹靂嬌娃》、《神力女超人》、《無敵女金剛》、史卡利、西娜、《聖女魔咒》的姐妹花、《吸血鬼獵人巴菲》等)。到現在我才領悟到,我不是單純地想成為她們,更想當她們的另一半!我不是在找尋我的白馬王子,我是在等待我的戰士公主、性感間諜、智慧聯邦探員/醫生或是多才多藝的女巫。身為一個重視忠誠和正直的人,我終於意識到自己一直壓抑著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突然間,塵封/忽略已久的感情和記憶一擁而上,讓我重新檢視過去的機遇和關係。我這才發現自己非異性戀的線索原來老早已經不斷地出現。以理性和邏輯感到自豪的我,一直認為自己不可能談戀愛,因為我的頭腦太冷靜了。這時,我才意識到其實是我長久以來找錯性別了。在某些女生面前,我會結巴說不出話,內心也會小鹿亂撞。除了愛情小說,我什麼書都看,我現在了解,我不看愛情小說是因為無法接受那些異性戀老掉牙‘英雄救美’的故事情節。我一點也不介意巾幗拯救美女或是美女邂逅女豪杰的故事。因我的體型很難買到我喜歡又合身的女裝,所以我愛穿男性服裝,也因為如此,我常被誤認是男生。到現在我才知道不是自己怪異,且做自己沒有錯。我學會欣然接受我的獨特性,並停止向那些不相干的路人甲尋求包容和接納。

 

要在一夕之間推翻我一生的認知和信念,談何容易。長久以來,我學會了忽視或隱藏我的感情,尤其是當它們與家庭責任有所抵觸時。在日本的那2年半,我百感交集,各種各樣的情感不斷地涌上心頭。很多情緒都是我從未感受過的。恐懼、困惑、 忐忑、不知所措、震驚、否定、沮喪、不安、認可、和解。然後,就在這時,我無意地喜歡上了一位異女,這對我的性向覺悟旅程造成了一定的擾亂,我花了整整兩年時間才從那段心痛走出來,但同期間我終於接受我愛女生的事實。我終於意識到我原來是個性情中人,也是個浪漫的人。對喜歡的人,我可以很有耐性,也可以非常包容。我的心原來並不是石頭做的,我其實是可以全心全意地去愛一個人。我終於找到且接納多年來一直被我壓抑/隱藏的重要部分。現在,周遭的一切人、事、物,都合情合理了。

 

終於,活到35歲,我第一次感覺到了完整的自己。我,完好,無缺。

當你開始思考幸福,幸福就會到來

後記:

到目前為止,我只對幾個親密朋友出櫃,家人全都還不知,雖然家族裡的一些人可能已經意識到我非異性戀,只是心照不宣。幾年前,我過了不惑之年,現階段的我已經不太在意他人對我的評價。我現在做的事是我想要做的事,而不是別人認為我應該做的事。無論如何,我的每一天依然在掙扎和歡欣中度過。在很多方面,我仍然在“學習”如何當一位女同志,我應該會活到老學到老。此外,我還沒對家人出櫃。我很快會出櫃嗎?我沒有答案,但我知道,因為我已向自己承諾:如果有人當面問我我的性向,我會真實告知他們,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個’勇士‘敢這麼做。另外,也許是年紀大了,人逐漸平和了,“家”不再像以前那樣感覺是個負擔,而且我也慢慢的和父母重新聯係感情,慢慢的。

我希望藉由我的分享,可以讓更多的人知道並明白,每個人的旅程遭遇都不同。我們只能靠自己去窺探、摸索和接納自己的性向。透過分享我這個非常私人的故事,我希望鼓勵酷兒社群不要在‘如何/何時’(知道自己是酷兒)等議題打轉,而接納大家都是酷兒的事實。此外,請不要以我們有沒有做過某些事(或次數的多寡)來判斷或質疑我們是否是‘真’酷兒。酷兒的認定是沒有最低標準的。我們都應該承認我們的共通之處,但與此同時也不忘展現和歌頌我們的獨特性。畢竟,就像女神卡卡所唱的:「無論是男同志、異性戀、雙性戀、女同志、跨性別,我都在正確的軌道上,寶貝,我是注定能生存下去的」。

​(編輯:NC Kwong)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
S__joy